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头条 » 电子商务 » 农村电商 » 正文

债多钱紧 2019王卫或难“顺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17   浏览次数:421    

素来低调的王卫,正越来越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2018年以来,股价腰斩、净利下滑以及股东频频套现,让上市不到两年的顺丰控股,备受争议。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快递市场渐趋饱和、行业增速的下滑以及来自同行的激烈竞争,都是顺丰控股目前面临的主要压力。面对市场的变化,2018年顺丰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加速并购扩张的脚步,但是,在大举扩张的背后,公司的负债却也悄然攀升。

转型未成的顺丰,2019年还能否“顺风”而行?

快递行业风口消退

1993年,王卫从父母手里借来了10万元成立了快件公司,二十多年时间里,伴随着中国快递市场的兴起及王卫个人的努力,顺丰控股成长为市值千亿的上市公司。然而,以快递业务起家的顺丰,正在直面快递行业增速下行的压力。

据国家邮政局统计,2017年全国快递业务量增速回落至28%,2018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增速或进一步放缓至22.2%。而据中金公司此前统计,2007年-2018年,快递行业的毛利率早已从30%的高位一路降至5%。

在这一背景下,2018年上半年,顺丰控股快递业务的单票收入为22.69元,同比下滑2.45%,公司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30.28亿元,同比下滑16.87%。

尽管快递市场渐趋饱和,但是行业内部的竞争却愈发激烈。2018年10月,京东物流正式上线面向个人客户的快递业务,寄单价格对标顺丰;同月,圆通亦推出了新品牌“承诺达特快”,欲在快递行业的中高端市场与顺丰分一杯羹。

曾经,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拥有机队的公司,“速度”一直是顺丰站稳快递行业中高端市场的“法宝”。如今,不管是京东还是圆通,都已经拥有了自己的货运飞机,并开始向中高端快递市场发力,对于顺丰来说,这无疑是一项挑战。

此外,面对“通达系”与京东物流等公司的竞争,顺丰还有一项天然的弱势,那就是顺丰快递业务的背后,缺乏电商平台的支持。此前,为了弥补这一劣势,顺丰曾先后推出“顺丰E商圈”“顺丰优选”“顺丰大当家”“丰趣海淘”“顺丰嘿客”等电商/零售业务,但事实证明,这些业务发展并未如预期。

方正证券指出,快递行业选择大于努力,今日取得的巨大成就,往往根源于起步阶段的战略布局。上一个十年,顺丰通过时效市场战略顺利登上快递行业之巅;下一个十年,快递行业的风口已经悄然切换,顺丰将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第二次转型。

加速并购扩张步伐

对于行业风口的变换,2018年,顺丰给出的转型方案,是加速并购扩张的步伐。

2018年3月份,顺丰17亿元收购了广东传统零担企业新邦物流,发力重货快运业务;4月,顺丰以1亿元参与了美国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新一轮的融资,旨在加码国际业务;8月,顺丰控股陆续与美国夏晖集团、招商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进行合作,增加了公司在冷链、海运以及铁路运输的业务布局。

最大的一笔交易则在去年10月26日,当日顺丰控股公告称,公司将以55亿元的价格,收购德国邮政敦豪集团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地区的供应链业务。交易完成后,顺丰香港或其指定的全资子公司将成为敦豪香港和敦豪北京的唯一股东。

不难看出,与此前注重在电商、零售业务上的布局不同,2018年,顺丰将重心放在了快递主业上,在重货、供应链、冷运等多个方面进行布局。

广发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从国际快递行业巨头的发展历程来看,快递作为服务产品总会走向稳定的成熟期,快递企业的持续增长离不开基于快递的业态外延。重货、零担、整车、国际等业务都具备重资产的特点,且存在运输半径较大、区域经营者较多的问题,收购兼并是切入外延业务的最佳方式。

不过,在物流行业专家、双壹咨询创始人龚福照看来,如今的国际物流巨头已经形成话语权了,进入国际市场面临的壁垒非常高。而从发展差异化的角度来看,“物流巨头已经把服务做到了极致,顺丰控股现在的大笔投入能否实现差异化竞争具有很大不确定性。”龚福照说道。

扩张“后遗症”显现

2018年的大笔扩张能否实现顺丰控股快递业务的差异化竞争仍未可知,但是因并购而带来的负债攀升,确是实实在在的事。

顺风公布的三季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顺丰的短期借款激增近20亿元,从2017年末的46.19亿元攀升至三季度末的66.17亿元;公司的应付债券为57.44亿元,较2017年末激增超50亿元;顺丰控股负债总额已达308.7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46.77%,而同期的其他快递公司,如韵达股份、申通快递、圆通快递,负债率分别为33.96%、19.40%和31.24%。

2019年1月3日晚间,顺丰发布公告称,为满足公司境内外业务发展需求,降低融资成本,优化债务结构,公司将通过下属全资子公司在境内外发行不超过等值人民币160亿元债务融资产品。这一发债动作被不少市场人士视为顺丰资金面临压力的一大信号。

此外,大笔的收购也侵蚀了顺丰的利润。2018年前三季度,顺丰控股实现的净利润为30.28亿元,同比下降16.87%,这是顺丰上市以来首次出现的净利下滑。对此,顺丰解释称,主要是因为新业务加速拓展致成本激增。

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对物流行业这样一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来说,要构筑护城河、形成竞争壁垒,进行持续不断的资本投入和培育新的业务增长点是行业“铁律”。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顺丰目前的境况是被市场放大了,企业本身面临的情况远没有看上去那么严峻。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买账,截至1月16日收盘,顺丰控股报于32.60元/股,较2017年股价最高位73.01元/股下跌超55%,市值蒸发近1800亿元,蒸发市值已超过目前公司的总市值。

另一边,顺丰控股的股东也正在套现离场,2018年以来,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顺信丰合、刘冀鲁等顺丰控股的多名股东以及公司监事均陆续发布过减持公告。仅根据8月8日顺丰控股的减持公告,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刘冀鲁等四名股东拟以不低于45元/股的价格减持不超过7.73%的股票。

前有行业天花板、后有同行追兵,面对着腰斩的股价以及攀升的负债,王卫的2019年,或许并不“顺风”。

 
本文标签: 快递 电商 京东 顺丰 供应链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头条
点击排行